斐妄

此号专用于堆砌自产同人文


有时间就发些自己想写的东西,做个有趣的人,努力写有趣的文章



bg/bl/gl 独立理性对待


山鬼谣是我永远的男神♪~(´ε` )


这里是入坑杂多的老咸鱼斐妄(当然也可叫我夕云_(:з」∠)_),请诸位多关照

【叶谣】 触碰天光 (现代AU)

#现代AU 反乌托邦色彩


#私设 bug 成堆


#欢迎指点 讨论挑毛病


(正文)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过程顺利,“统领”会将这份成绩记入你的档案,当然……你知道的,这也是你尽快回归“守护者组织”的快速方法。”


柏寒机械性的传达完“统领”的指令,便把手中的报告表递给山鬼谣,事实上,他并不赞同“统领”的决定,让一个才“脱离危险期没多久”的“待观察者”来审查关押在“玖宫岭”内危险级别最高的“零”显然是不合乎固有程序的。


叠加的双重危险会威胁到整个玖宫岭的秩序,而“守护”被破坏的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他不会对“统领”的指令提出质疑,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他们...

2019-01-15

【叶谣】多少恨 (第三折) (念白•短•未完)

轻云遮日,风起微凉

破阵负手立于窗前静静望着大殿前的神树扶桑默然不语。名贵的龙涏香缓缓蔓染过钧天殿的每一处空气,地上浮刻着太极样纹的石砖在寂静中泛着彻骨的涼意。

钟葵站在破阵身后一步之远,双眉纠涩,青玉瓷盏里盈满了苦褐的汤汁,上浮的热气徐徐外散与上好的烟香相互纠缠,纵使是满室幽香却也终究还是掩不过浓重的苦涩药气。

“王上……若再不饮药,恐有损您的身体康愈。”

年迈的女医静候良久仍不见为朝天子有何反应,只得再次出声催促道。

“钟葵,你看今年的神树扶桑…明明还没至繁茂之期,却倒先有了衰败之相,隐隐之中与我这一身枯骨倒是有几分相似。”

破阵的语气似古井幽泉,平静无波,句末有不真切的自嘲笑...

2018-10-31

【多少恨】——第二折随谈

【〈多少恨——第二折〉随谈】

•想啥说啥,毫无逻辑,涉及轻微剧透

 

 

『关于娘娘在最后的戏子独白阐释』

 

•其实,这一折我最想写的内容就是娘娘的个人阐释了,可无奈前面还是铺垫的太多才一直挪到了最后,并且写的也不是很到位(泪)

 

•讲梨园的清规戒律,讲戏子的不幸无奈与孤独,也无非是想和原剧中的零相比较。

 

零,不也正是如此么。

 

作为侠岚里面“恶”的象征,恐怕除了他们自己,没人愿意让他们活下来。

 

那么纵使强大如七魄之首的假叶娘娘,一点一点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除了所谓的天赋与能力,其背后...

2018-08-28

【叶谣】 多少恨 (第二折)

#第二折部分私设请戳:多少恨第二折随谈


#已重新排版


(正文)


 

翌日,才过卯时,伍伤已穿戴齐整走上了去往将军府的路上。老人的手上小心翼翼的拿着一封请柬,那是假叶交予他的,吩咐自己送到昨夜仅有过一面之缘的白发将军所居住的府邸。


伍伤心疑也许是自己年岁大了,越发琢磨不透假叶的心思,无论是昨天晚上突然宣布的堂会演出还是今天郑重交代务必送到的请柬,都远远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但他深究不起,只有照做的份儿。


清淡的天空忽然重了颜色,零零洒洒飘起了雨。不过是细如牛毛的朦胧微雨,该是不...

2018-08-27

我觉得我今天应该能发文

应该吧

应该吧

该吧

2018-08-27

【叶谣】多少恨(第一折)

『文前说明』

• 基本设定:古风半架空的戏子叶X将军谣 谣叶谣基本无差。

内含侠岚其他人物,自由发挥正剧原有设定

•私设多如牛毛 bug逻辑漏洞存在,有关戏曲文化的描写只当娱乐而无科学价值

•欢迎各位指点交流,特别有关人物ooc问题请更不要客气的告知,斐妄拜谢

•还未捉虫

•8月事情太多,不知道完结此文会“拖到啥时候”,且先发一段“存档” ,后期也许会改动。

•完整私设会在全文完结时一并放出。

(正文)

【序】

 

朔风骤起,携卷了黄沙在空中飞扬。此地已距中原甚远。放眼望去,尽是由灰色戈壁构成的单调铺陈。渺渺炊烟被枯藤朽木取代,管弦呕哑由飞鸟禽鸣融解。一条荒径纵...

2018-08-08
1 / 6

© 斐妄 | Powered by LOFTER